透明的小玻璃

你好啊。

你好,见字如面。看见你短文的时候,我其实刚从自缢的阴影里走出来,进到自习室里坐下。

最近遭遇的种种,累积聚集,实在太过逼迫。有爱而不得就,也有憎而未能弃。有的出自我个人曾有的陋习,有的出自他人浅薄的恶意。要避害趋利,维持四体康健的活着呵?人生多么艰辛。

之前听过一句话,人生其实就像一台电视,每天循环播放各类画面,有悲有喜有壮阔有低迷,既然无法随心自如的调台,那至少请给一些不愿再往下看的人,自由选择拔去电源插头的权利。

一个人坐在床帘后把这份阴影酝酿了快整一天的我,渐渐地加深了「干脆拔掉插头吧」的想法。一方面觉得自己存在得毫无价值,浪费资源制造垃圾愧对父母师长好友同侪,一方面意识到其实这世上也没什么能真正地带来吸引,好的美的,恶的丑的,都自在地漂浮在外界;美者自美,恶者自恶,都与我无关。帘子后面的人,自成黑洞,坍塌湮灭。

后来室长回来,拉我去洗澡,路上骂我,你以为你是神吗?我们都是人,最普通的五官四体!谁不是处处病痛折磨各类问题缠身的?哪有谁全知全能通体舒畅百无烦忧的?大家都不容易,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,只想让你也听听其他人身上正承受着的别种磨难……你自己去找一个人多的地方待着,一会就好。乱七八糟的东西,一件件办,你就和自己说「没什么老娘搞不定的」,最后就真的都能搞定了。

我觉得她说的对。想太多,自我意识膨胀,在真正迈开步子之前就已经把自己绊倒,在自我意淫的伤痛里悲哀得体无完肤。还没真正尽力做过的事情,哪那么急着下定论。

由于脚下之根和肉身之膜的限制,人和人永远不会真正相融相通。但这不妨碍我们彼此之间去尝试理解,信任,珍惜,热爱。至于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,生活的终点又在哪里,我在一篇文里看见:这些都已经是哲学问题,选你自己喜欢的答案就好了。

如此。

这张图里,是poi季终时的台词。大家最后都为了自己所信、所爱之物慨然殉道,如一场白日烟火,激昂燃尽而不为世人所知。其实我大抵一直以来也是这种想法,真正的终极结果(或许真的就是大家各自孤独地偏死一隅)其实也真的不那么重要。只要这一路上,你关心过某人,珍爱过某人,你为美好的事物流过汗水、淌过热泪、绽过笑容;即使你此刻已经站在了旅途的终点,只要你的心里还有羁绊,只要你的眼底还有眷恋;那么一切就都还远远没有结束。

我曾自顾地伤怀感慨,来年开学一个人要怎么办。现在想想,也是为赋新词强说愁啊,谁不是一路孤独,谁又曾一路孤独。

生活是我们记住的日子,是未来平日讨论时久别重逢时他乡再会时,都会一起笑着去共同回忆共同讲述的日子。

从来不会有孤独。从来不会有结束。

评论(4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