透明的小玻璃

你好啊。

总有那么些瞬间,希望自己是全然寂静和透明的。如此,我的存在便再会给任何的谁,带来沉闷或不快。也会默默考量,事实上,我并不曾创造过,能使这个世间变得更加美好的什么。像块粗粝的岩石结晶,皲裂的内里满填着混杂泥沙,膛腔间偶然逸散的光亮,也全来自于对他人耀眼辉芒的微弱折射。我不好,我不拥有任何,我是无机质。

如此,我这个体的存在,并不给任何人带来快乐,并无任何的谁,会因「我」而变得更加幸福。这便令我无比想去,蜷进随便哪个僻远阴仄的角落;放缓呼吸,踮起脚尖,匿进漫野的灰颓中。是梦,也是马;这火只在我心底燃起,凭这份归乡似的快活,我便安缩于这蜜香萦绕的应许之地,我便得度一生的茫茫黑夜

是的。所有流转的眼波,请不要扫掠过我,所有无心的交谈,请不要捎带起我。我满心只求逃遁,迫于这焦灼不安的时刻。所有倾斜的好意,都叫我茫然无措,这是不该被拥有的,是被无心地窃取夺获的,我要如何感恩,我又如何欢喜?我不该。我不能。

只有被万人流放时,我才拥有并成为自己;自己的撒旦,自己的上帝。百面终归一。


我,这喧嚣世界无力的叛逃者,疲于扮演一切规则的无知信徒,终开始自寻救赎。


想对认识的所有人说,抱歉,为一切。但能为你留下什么呢,或许一个,浅至灵魂的亲吻罢,我的爱人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