透明的小玻璃

你好啊。

一直在思考,蛤太太的文字为什么那么富有感染力。

她的文风相当有辨识度,是那种一见倾心的味道;她的世界观陌生又美丽,像新鲜的精灵。笔下的性与爱,没有官能和肉欲的沾染,却干净轻快、和洽温暖。

刚刚终于反应过来:这是文学的笔法。不是中国的,不是拉美的,大概是像那些欧陆的译本。

那些出神入化的喻体;情热下湿润的躯体,是挤压后汁水溢出的酸橙;极限时眼角滑落的咸泪,是龙舌兰杯沿那圈柠檬味的盐粒……

以性为容器盛装的,已超越于性的如梦似幻。那烟酒,那鲜花;缄默得不可捉摸,我无从置喙,我莫赞一词。

她笔下的爱,都美丽得太清晰,和我之前阅读的柔光下的passion不大相同……更,成熟一些;也更,点到即止一些。她的文字大概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对relationship的理解,这些差异真的太有魅力。

评论(2)

热度(2)